☆旖月颜Ω

专注冷CP一万年不动摇。
目前……莫名其妙入了长歌兄弟组的坑,坚定不移爱骨科~

 

【斑柱】补档

因为老是有人留言说看不到车,所以我把所有车都整理出来,放在这里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rvHybtyEnoMjKgfS141VA

提取码:ef3h 

要是还看不到,再联系我吧~


 

【双杨/月飞】九霄月明逸兴飞(82)

(八十二)看似平静的日常


【我当初果然就该把那册子扔火里烧成灰灰!】

杨青月此时此刻的悔恨之情,简直无法言喻。

【那种糟糕透顶会教坏小孩子的书我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才会留了下来!!】

【等等、所有姿势……逸飞那本册子你究竟看了多少?!】

某本册子其实连第一页都没有看完的杨青月悚然而惊,用又惊又慌的目光看向小杨逸飞。

【你猜。】

才满九岁的小杨逸飞甜甜地对着兄长笑了笑,眨了眨眼,眉目弯弯,看上去无比可爱。

可惜此时的杨青月无心欣赏弟弟的可爱,只觉得他笑得自己满心惶恐焦虑,顾不得多说什么,匆匆和一脸纳闷的张月梅二人告罪一声,揪着小孩儿就快步冲回了房间。

直至回到房间,把房门落锁...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81)

(八十一)九岁


成功破境后,杨青月第一时间便知会了守在门口的杨逸飞。

“哥哥!”

杨逸飞一把推开房门,就要扑向他,却被他尴尬地拦住了。

“逸飞,我身上脏,别抱。”杨青月看了看身上乱糟糟的一团,往后退了两步,“先容我沐浴更衣再说。”

“好的。”杨逸飞眨了眨眼,很乖巧地跑去帮兄长翻出了干净的换洗衣物,“哥哥你快去吧,房间逸飞会帮忙收拾好的。”

弟弟乖乖巧巧不使坏的模样,还是很让人窝心也放心的。

杨青月一点头,就快步跑进了浴室。

剩下杨逸飞面对地板上元核遗留的粉尘杂质、污黑粘液、皮肤碎片、旧指甲、头发丝等等物什,悄悄抽了口气,鼓起了小脸:【哥哥又骗人,这破境的过程看起来明明一点不...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80)

(八十)破境


突破入道境,对于其他人来说,兴许是一项挑战,但对于已然开辟灵台的杨青月来说,这反而是最简单的事。

他灵台稳固,也不差魂力,唯一欠缺的,就是灵气。而司宇平交付来的这一百二十五枚白色元核,恰好满足了他的需求。

理论上,现在他随时随地都可以破境。

但实际上……

“哥哥,你过几天再突破,”杨逸飞揪着他的袖子,小脸上满是认真,“给逸飞几天时间准备。”

“?”

杨青月心下不解,有点想不通这么简单的事,需要准备什么。但见自家小孩儿一脸认真的表情,他自无不可地应了:几天时间,也不至于有什么问题,弟弟既担心他,那便把精气神都养好点再突破也无妨。

然而,他似乎严重低估了小杨逸飞的...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79)

(七十九)交易


晶核的存在,司宇平自然不陌生。这些自感染者头部找到的小东西,在一开始就抓住了华国研究人员的注意力,而后在详细的研究检测后,发现这些晶核其实是某种未知的高级能量的聚合体。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更高级的能量?

这能量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会以晶核的形态存在于感染者的脑部?

……诸多问题,可以说在一瞬间就点燃了整个华国国家科学院的科研人员的研究热情。

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搞科研的会不懂得,一种更高级的全新能量对于世界和未来能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新式武器的开发研究,生产工具的性能改造……这个社会的繁荣,完全是建立在对各种能量的充分运用上的,核能、风能、电能……在当今世界基本公...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78)

(七十八)司宇平


司宇平的年纪看着不大,二十八九岁的模样,面貌与司婧肖似,但相比于她的婉约柔媚,他更偏于带有英气的俊美,身量与杨青月相仿,不能说很高大,但浑身线条匀称优美,无形中透着自信与阳刚,一举一动都从容大方,一见就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想必我的来意你们也知道,”在跟着杨青月二人进了别墅,坐在客厅软硬适度的沙发上之后,司宇平微笑接过杨逸飞递来的茶水,道了谢,小呷一口,方才放下,收敛了笑容,正色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代表我家所有人,向二位说一声:万分感谢。”

“我家男孩多,唯一的女孩便是我妹妹司婧,她这回在少陵山遇险,要没有你们搭救,别说没命,只怕她的下场会比死亡更惨。”

司宇平...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77)

(七十七)思虑


十一月一日,清晨,阳光明媚。

“……哥哥?”

犹自睡眼惺忪的杨逸飞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从宽敞舒适的古典欧式大床上坐起来,过于宽松的浅蓝色真丝睡袍领口滑向一侧,露出了大半截脖颈和雪白带粉的娇小肩膀。

空气似乎有些冷,他甫一坐起,就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整个人‘呲溜’一下又钻回了被子里,连脑袋都没露出来。

“呵呵。”

盘膝于一块白色玉板上打坐运气的杨青月见他可爱的反应,禁不住被逗笑了,长长呼出一口气,手一撑,从地上起身向他走去。

“逸飞,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赖床?”

杨青月赤足踩在铺设了厚软的绒毛地毯的红木地板上,向着大床走去,伸手去掀那团成一团的被褥。

“哥哥...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76)

(七十六)福祸


“逸飞!你的小指……”杨青月小心翼翼地捧着弟弟纤细的小手,仔仔细细地把那根白生生的小指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用指尖轻柔地摩挲着,“长出来了?!”

淡粉的椭圆贝甲,幼嫩的莹白肌肤,血肉包裹下纤细的指骨、关节,皮肤上的每一丝纹路……仿佛杨逸飞从不曾缺过一根尾指,这一只右手从有生以来便是完美无缺的。

可是怎么会?杨逸飞分明未曾破境啊!

“长出来了,哥哥你没看错。”小孩儿见兄长惊愕的模样,开心地笑起来,眉眼弯弯如月牙,可爱而又俏皮,“逸飞可没有作假哦。”他曲起尾指,勾住了兄长的尾指,孩子气地说道,“拉勾勾~”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弟弟的尾指长出,杨青月本该高兴,...

 

【杨青月×杨逸飞】九霄月明逸兴飞(75)

(七十五)惊喜

杨逸飞的突然苏醒和异常昏迷一样,都让白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们难以解释。各种各样的检查在他醒来后做了很多次,前前后后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什么都检测不出不说,还把只有八岁的小孩儿折腾得不行,惹得他泪汪汪看着兄长,委屈兮兮地问能不能不要再做了?

杨青月最是心疼弟弟,也看得出再做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就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还剩下的检查,把弟弟带回了病房。

得到他苏醒的消息后,急急赶来的张月梅和司婧早已在病房等候多时。

“小门主!”等他等得望眼欲穿的张月梅一看到被杨青月抱过来的小孩儿,立刻迫不及待地冲上去,“你没事了!”

“嗯,”杨逸飞冲着她微微一笑,“阿月,我没事了。”

“呜呜...